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亚慱体育app动态
  • 协会动态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工作通知
  • 专家观点
     
    专家观点
    贺铿:接受香港有线电视台记者采访
    日期:2020-08-18  来源:经济与时评
    分享到:

    记者:据您了解,新冠肺炎疫情对民营企业、就业情况的影响?最受打击的是哪些行业?


    贺铿: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严重的。尤其是对小微企业,对服务行业中的餐饮、洗浴、文化娱乐、旅游、交通运输等行业的影响特别大。因为这些行业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同时大都是小本经营,资金不足。故破产和失业情况相当严重。破产企业数和失业人数统计调查难度大,公布的数字与个人感受可能有差异。我个人认为,虽然统计数据能说明基本趋势,但是不一定很准确。经济在一季度下降了6.8%,就足以说明影响是严重的。


    记者:据您了解,中美贸易战对民营企业、就业情况的影响?最受打击的是哪些行业?

    贺铿:中美贸易摩擦主要是对浙江、广东、江苏等省的“外向型”民企有一定影响。今年二季度以来,与国外疫情影响叠加,普遍反映“订单”减少,“退单”增加,困难加大。我认为今年下半年困难还会比较大,但是会渐渐好起来。因为世界经济也进入了恢苏期。近期,我国外贸总额和贸易顺差会有所减少,但是幅度不会特别大。不会出现断崖式下滑现象。无论与美国政客的矛盾有多么大,中美间的生意不可能停止。因为中国出口的商品是生活用品,价廉物美,外国居民很喜欢。我个人还认为,为了解决好新时代国内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,我们的外贸总额和顺差也不需要过快增长。我们的发展思路应该转变,转变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,着力解决国内发展不平衡、不充分问题。据我了解,浙江一些服装企业,由于面料供应商不供货,及时转向生产国内外急需的口罩和防护服,市场很大,效益很好。所以,必须及时转换思想 ,主动适应国内外巿场需求。


    记者:国际上“去中国化”的现象会为中国的贸易、进出口带来什么危与机?政府层面和市场该如何应对?

    贺铿:我认为,国际上“去中国化”,最终“去”不了。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,人口占世界总人口将近五分之一(18.82%,2017年数据)。你想想,在世界上这样的国家你能“去”得了吗?

    我建议,我们在外交上:一是对美国的政客要“冷”。就像对付“泼皮”,你越把他当回事,他跳的高。你不理他,他就渐渐没劲了。要避免针锋相对;二是对欧盟、东盟要以礼相待。他们都是发达或比较发达的国家,许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。我们要谦虚谨慎,不要总是以“大国”自居;三是继续做好“一带一路”工作。要防止民粹主义情绪;四是要搞好邻国关系。我们与俄、印、日、韩等国家在经济上互补性强,在地理位置上唇齿相依。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,凡事都要向前看,要淡化历史上的过结。

    记者:中国如何在几个月内迅速扭转GDP下滑的态势?您预计未来一年内GDP的增长能维持上升态势吗?

    贺铿:我觉得,你的这个问题有挑战我最近说的“二季度经济增长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”的意思。是,我的确对这个成绩很吃惊。我认为我们经济发展中的问题还有很多,困难还很大。我原来预期二季度增长率可能是1.2%,公布出来的数字却比我的预期高了两个百分点。我有点怀疑。但是,怀疑没有多少依据。我怀疑的唯一依据是:有民间调查,企业复产率二季度还没有达到90%,居民消费和出口数据也不很支持经济增长3.2%,我想,这个成绩很可能是基本建设扩张的结果。

    我对三季度的预期是增长4%左右,四季度预期恢复正常增长(增速达到6%左右)。我认为IMF预测中国全年增长1.2%比较靠谱。我相信实际统计数据会高于预期。尽管730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了“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,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,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,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”。我们应该深入学习和理解。

    记者: 中国的经济存在着什么核心问题需要解决?这些核心问题会给中国的经济带来什么隐藏的危机?

    贺铿:中国经济存在的核心问题是收入分配问题。初次分配中,劳动力要素收益偏低,引起内需严重不足,经济增长缺乏内生动力。再分配没有注重社会公平,城乡差距、地区差距、居民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。税收偏重,社会保障又偏低。是社会不夠稳定的主要原因。

    记者:收入不平衡的情况有多严重?这将会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什么隐藏的危机?

    贺铿:收入分配是否合理,通常用住户调查资料作分析。主要指标是计算五等分居民占有社会财富的情况和测算基尼系数。我国住户调查分城乡统计,影响了统计分析的准确性,公布也不及时。民间研究机构的测算数据五花八门,莫衷一是。我认为比较靠谱的是联合国2019年公布的中国基尼系数0.582和1%的家庭约占有70%的社会财富。如果按此指标衡量,中国收入分配的公平程度比发达国家低了不少。与金砖国家比较也仅仅好于巴西。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,社会矛盾将越来越严重。

    记者:中央强调今年要做到“六稳”。您认为当局现在的经济政策是否向着“六稳”前进?经济发展跟防范金融危机该如何取得平衡?当中的难点又是什么?

    贺铿:我认为“六稳”“六保”中最重要的是保就业,保市场主体。李克强总理“答记者问”,提倡发展“地摊经济”和“稳住经济基本盘”等思想,明显是向着“六稳”“六保”推进的。

    经济发展与防范金融危机,二者达到平衡的指导思想,究竞是坚持落实“六保”,还是片面追求经济増长速度?如果片面追求经济增长速度,就必然扩张投资,就必然无止境地鼓励财政更加积极,货币更加宽松。甚至鼓吹用房地产办法刺激经济增长。其最终结果将是导致金融危机。这一点是我与一部分经济学家争论的焦点。其理论分歧,主要是对就业与就业弹性关系的理解。

    记者:有评论认为,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在开倒车。您怎么看这种说法?如何评价中国近年改革开放的成就?

    贺铿:这个问题我也不想深入解读,因为说不清道不明。但是,我不认为“改革开放正在开倒车”。我仅仅认为,车速太慢。这可能与进入了“深水区”有关。我认为,现在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,类似于邓小平“南巡讲话”时期。需要进一步强调解放思想,研究和回答一些重大理论问题,改革开放才有可能提速。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20.8.14采访
    友情链接:
    关于我们     |     免责声明     | 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 |     联系我们

    CopyRight Beijing Private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motion Association
    版权所有:亚慱体育app       京ICP备09080023号     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28号

    xxfseo.com